日本首艘锂电池潜艇服役艇员戴口罩参加仪式
来源:日本首艘锂电池潜艇服役艇员戴口罩参加仪式发稿时间:2020-04-01 22:57:34


一些相关从业者已经感染了新冠病毒,感染源未知。马尔默说道:“我的一个朋友现在靠呼吸机维持生命,他是一名丧葬承办人,那家伙正在为他的生命而战。”

在美国,“临终关怀”企业负责提供遗体搬运和防腐、安排协调葬礼和火化等殡葬服务。从业30年的马尔默称,新冠病毒疫情之下每天新增的遗体,正在让这个行业不堪重负。

犯罪嫌疑人胡某某,男,1995年1月出生,2015年赴埃及留学,在爱资哈尔大学高中部(预科)学习语言。

马尔默是位于纽约布鲁克林日落公园的纽约国际殡葬服务公司(International Funeral Service)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。这是当地最大、装备最好的“临终关怀”服务商之一,但现在,这家企业已随着纽约陷入了一场“死亡之战”。

马尔默说,过去到太平间接遗体时,只需要派一名工作人员,现在需要派两个人完成这项工作,因为大部分保安都十分害怕,不敢接近新冠肺炎逝者遗体。

在一个普通平常的工作日,“临终关怀”从业者帕特里克·马尔默需要负责处理大约40具遗体。而如今,结束一整天的工作后,还有大约143具遗体等待着他去处理。

殡仪馆开门不到一个小时,就有一家人打来电话,说自己的亲人死于新冠肺炎并发症,遗体在布鲁克林一家医院。放下电话后,工作人员坐上了一辆面包车出发前往医院。车前排的一个箱子中放置着标记遗体使用的标签,尾部配备了一个气动升降机,可以同时放置多具遗体。工作人员表示,随着纽约市新冠病毒危机的加剧,后备箱常常“满员”。

随着新冠肺炎新增病人的比率远远超出了医院的容纳量,越来越多的遗体被送往太平间。纽约市已经要求美国联邦紧急事务管理署提供紧急停尸房援助。不少医院也选择了特殊手段扩大容量——使用冷冻半挂车暂时放置遗体。

疫情爆发的另一个后果,是遗体从医院到殡仪馆,再送往最后安息地的过程变得复杂而缓慢。“我们现在陷入了困局中,”马尔默说道。“从来没有面对过这样的局面,我们同样处在一个未知的领域。”奇斯曼解释道,其中一个重要的因素是新冠病毒的测试速度,尽管纽约已经加快了速度,但他说仍然需要几天时间才能得到结果,拿到死亡证明,然后获得火化或埋葬遗体的许可。

3月12日,该县城关卫生院工作人员到胡某某家中对其进行身体检查,发放告知书,明确提出必须居家隔离不得外出并每日报告体温检测情况的要求,胡某某隐瞒从埃及、迪拜入境的事实,谎称自己从北京归来没有出入境,未执行居家隔离的要求,先后去岳父家、参加同学婚礼、上坟等。